主页 > 古今历史 > 从小吏到丞相到最后的阶下囚,揭秘李斯跌宕起伏的一生

从小吏到丞相到最后的阶下囚,揭秘李斯跌宕起伏的一生

admin 古今历史 2020年05月20日

从小吏到丞相到最后的阶下囚,揭秘李斯跌宕起伏的一生

趣历史小编告诉读者都很感兴趣李斯的故事,今天给大家带给了涉及内容,和大家一起共享。  经过商鞅完全改革下的“战国七雄”之一的秦国,因为军功爵制,就连普通秦人也有机会受封爵位,因此才有了“捐出甲徒褐以趋敌,左挈人头,右挟生虏”,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秦军。然而在商鞅变法下的秦国,人人只轻耕战,重商贾而近说道士,对比列国,若是在秦国自由选择“文官”这一“升级”途径堪称是难上加难。但李斯有所不同,本不是秦人的他不仅及时绑上秦这辆策马的快车,堪称凭着多年的谋划位列高位,攀上人臣巅峰,他又是如何做的呢?  一、厕仓之鼠,在所自处  李斯原本是楚国人,家中没过于大背景的他只是在一方郡县中做到一名小吏。一次,他无意中看见办公处附近厕所里的老鼠在不吃脏东西,中秋节有人或狗走过时,就惊吓逃走。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本没什么,但当李斯视察粮仓时,却找到粮仓中的老鼠不吃的是屯积的粟米,住在大屋子之下,不像之前的厕中鼠那样担忧人或狗的受惊。于是李斯感叹说:“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这不仅是他说明为何厕中鼠与仓中鼠有如此有所不同,而且堪称他投靠秦国,之后仍然命为人生准则的千古名言了。  “在所自处耳”,李斯早已显现出,八百年的荆楚内部早就腐化,“楚王严重不足事”,而堪称东方强国的齐也呈现出日薄西山之势,“六国均很弱,无以为建功者”,反而是西面的秦国做到大做到强劲,一跃六国之上。于是乎在拜为荀子为师,完成学业帝王之术后,孤身前往秦国。进秦后,正值秦庄襄王卒,于是李斯之后转回当时秦国内势力仅次于、声望最低的秦相吕不韦手下,“不韦贤之,任以为郎”,而李斯也利用吕不韦为跳板,相似了初临帝位,渴求人才的秦王嬴政,开始了影响其一生的政治投资。  二、佐政秦王,屡建奇功  那时候的秦国,国力衰弱,与均很弱的六国构成独特的对比,并且秦王嬴政也是一位有“囊括四海之意,吞并八荒之心”的君王,因此李斯大胆谏言,指出“以秦之彊,大王之贤,由灶上骚除,不足以灭亡诸侯,成帝业,为天下一统,此万世之一时间也。”灭亡六国不是小事,嬴政没马上颔首尊重,李斯话锋一转,想起秦大地六国之弊:“今怠而不急就,诸侯复彊,相见大约从,虽有黄帝之贤,不克不及并也。”嬴政大悦,当面之后拔擢李斯为长史,之后秦王嬴政用李斯的离间之计,“秽遣谋士赍所持金玉以游说诸侯。诸侯名士可下以财者,薄遗结之;不愿者,利剑螫之。”起着很好的效果,旋即

从小吏到丞相到最后的阶下囚,揭秘李斯跌宕起伏的一生

李斯又被秦王封为客卿。  为了应付秦国“再行灭亡韩,以惧他国”的并吞顺序,韩国为首水工郑国到秦国煽动修筑水渠,目的是想要巩固秦国的人力和物力,抵挡秦的东入。此举也为秦国带给了一定益处,所以秦王嬴政某种程度减缓灭亡韩之战,不过这时六国争相为首间谍回到秦国做到宾客,秦宗室大臣均言秦王曰:“诸侯人来事秦者,大体为其主游闲于秦耳,请求一切逐客”,嬴政便下了逐客令,李斯也在被逐之佩。为了不想自己多年的希望付诸流水,于是李斯之后洋洋洒洒写了知名的《谏逐客书》,萌生秦王驱赶六国人的点子,李斯也因祸得福,官至廷尉,出了秦始皇最信任的人之一。  三、私在国前,没什么底线  李斯政治生涯的巅峰,乃是与王绾争辩是实行分封制还是郡县制,这场决不仅是李斯与王绾的政治交锋,也是法、儒之争,丞相王绾等言:“诸侯初斩,燕、楚、荆地远,不为改置王,毋以堆之。请立诸子,唯上幸许。”秦廷群臣大部分是反对丞相的,而李斯看破嬴政不善分封制,于是驳斥说道:“周文武所封子弟同姓甚众,然后科亲近,互为反击如仇雠,诸侯更相诛伐,周天子弗能禁令。今海内赖陛下神灵一统,均为郡县,诸子功臣以公赋税轻赏赐之,甚足易制。天下异于意,则安宁之术也。改置诸侯不便。”秦始皇一向讨厌廷议,更喜欢看自己的大臣互相攻讦抗衡,能与丞相王绾讨好的只有李斯了,也如李斯所料,秦始皇不善封地,欲表示同意了李斯之言。  然而此刻李斯的心态再次发生了改变,他早已从佐政谏言变为了无上限地顺应帝心,闻陛下不善借古讽今,于是之后建议秦始皇“废先王之道,焚毁百家之言,以迂黔首”;秦国初并六国,必须休养生息,然而“始皇之心,日益骄固”,秦始皇发动一场又一场战争,符合他“人迹所至,莫不臣者”的野心,李斯也为这些战争“出有了力”,为秦始皇即位后天下大乱祸根伏笔。李斯恣意顺应秦始皇所想所做到,是因为他告诉自己的权力、地位都是秦始皇彰显他的,只有一昧顺应嬴政,才能简在帝心,符合一己私欲。  沙丘之逆,身兼丞相的李斯憎恨了秦始皇,贪生怕死、毫无原则的他早就道出秦始皇死期将至、的秦帝也早已是摇摇欲坠,而为了之后掌控手中的权力,他必需迎接立新君,本以为年纪轻轻的公子胡亥更容易掌控,但算无遗策,李斯没想起赵高会憎恨自己,溃自己于死地,其杀前一忘:“今反者有数天下之半矣,而心仍未寤也,而以赵高为佐,吾无以闻寇至咸阳,麇鹿游于朝也”,憎恨之人也遭到憎恨,知道李斯杀前有何感想。
广告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