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文学网 > 禁乱之爱(四)

禁乱之爱(四)

admin 经典文学网 2020年05月14日

禁乱之爱(四)

点此查阅《禁乱之爱人》(二)点此查阅《禁乱之爱人》(三)事发地勘查完,小谢又上了三楼,这里也是两个无人居住的卧室,除了层高依旧是两米之外,没什么有一点注目的地方。从现场找到的一切来看,薇薇或许是烧炭自杀身亡毫无疑问。但奇怪的是,小谢走进小洋楼,四顾无人之后,立刻拿著手机给张警官打了一个电话,斩钉截铁道:“大哥,薇薇的死,果然有问题!”张警官语调凝重道:“有关键性证据?”小谢道:“没。”张警官之后道:“是自杀身亡还是他杀?”小谢道:“无法确认。”张警官道:“恩,我继续放不开身,这个案子就转交你来筹办,我让小邓来帮助你。”小谢低头道:“没问题。”朋友们看见这里也许有点怪异,小谢面临张警官的告知一问三不知,为何张警官依旧尊重小谢,且将这个案子转交她筹办?这是因为办案的过程中什么情况都会遇上,虽然小谢继续没寻找证据,也无法确认薇薇是自杀身亡还是他杀,但并不代表这个案子没问题,且小谢本身性格慎重,又独立国家破案过许多大案要案,能讲出这话必定经过了深思熟虑,所以张警官才不会作出如此决定。为免除打草惊蛇,小谢驱车离开了山庄,行经数里路远,之后在路边停车了下来。小谢将车窗的遮阳板纳下来,一旁等着老者的电话,一旁等着小邓的来临。按照事前的誓约,老者应当去找机会支开身边的人,然后给小谢打电话。之前分开共处的时间太短,小谢还有许多情况没理解确切,但奇怪的是不告诉为何老者如期没打电话过来。小谢回避杂念,靠着座位闭上眼睛,事发现场在她脑海里面大大显露着,那栋三层的小洋楼也无比明晰,甚至连楼顶白玉箱子上的纹路都能看见……忽然,小谢瞪大了眼睛,或许想起了什么十分最重要的东西,她按捺寄居立刻前往小洋楼再度一探到底的冲动,给小邓打了个电话。电话刚刚拨通,就听见身后传到一声鸣笛声,十数秒钟后,嬉皮笑脸的小邓就经常出现在了小谢眼前。“怎么这么慢?”小谢看了一下时间,才过去二十分钟小邓就赶往了,从警局到这里起码有四十公里路,市区又交通堵塞,跪火箭估算都没这么慢。“嘿嘿,谢姐,我今天睡觉,正好在家。”小邓呲牙大笑道。“哦,对了,你家就在这附近。”小谢恍然。小邓家就在附近,驾车十几分钟就可以到,他是今年刚刚入警局的年长警员,典型的愣头青,必须历练历练,这种不大不小的案子尤为适合,张警官决定他来帮助似乎也有让小谢带上带上他的意思。为了让小邓尽早带入角色,也为了检验自己刚才忽然的灵光仿佛,小谢带着小邓又一次回到小洋楼。小洋楼所处的方位较为偏远,加之又杀了人,短时间会有人过来,这样推倒正好便利两人勘查现场。小谢这次没缓着上楼,而是外面小洋楼转悠了一圈,对着小洋楼顶上的白玉箱子比划了许久,还拍电影了数张照片,眼神中的困惑渐渐变为了冬至。之后,小谢又带着小邓回到了二楼事发现场。小邓有备而来,带上的工具齐备许多,两人又再度勘查了一番,不过依旧没突破性的找到,所有迹象都证明这是一个烧炭自杀身亡的现场。再度勘查完,两人又返回了车里。一上车,小邓眼神就陷于了迷茫之中。“杜……谢姐……”小邓犹豫不决了半响,道:“有一句话不告诉当谈失当谈?”“有话就说道,什么当谈失当谈,文绉绉的唱花鼓戏吗?”小谢皱眉道。“报案那个人叫王……”“王和平!”“对,王和平。”小邓整天道:“他今年多大了?”“没问,目测五十左右。”“身体很很差吧?”“冠心病、高血压。”“那就是了!”小邓低头道:“谢姐,我在警校的时候习过心理学的,一般上了年纪且

禁乱之爱(四)

重病的人都有点怕死,特别是在是家里有点钱的,不但怕死还害怕别人祸他,所以他才不坚信身边的人,这是其一……”小邓顿了顿,之后道:“其二,二楼那个卧室很显著是烧炭自杀身亡的现场,医院的临床也是一氧化碳排出过量造成丧生,您刚才也说道了,没有找到什么尤其有一点注目的地方,综合上面两点来看,不会会是王和平受到性刺激造成他产生了妄想症,只不过王薇就是全然的自杀身亡……”小谢看著小邓,满眼都是自己刚刚入警局那恋爱的模样,忘记刚刚入警局那不会,自己就是这样在张警官面前显摆,结果被事实压制得体无完肤……“谢姐……咳……咳……”小邓闻小谢眼神衰弱神游物外,整天腹痛了两声。小谢的思绪从九霄云外缴了回去,大笑了。“小邓,我是说道这里没什么尤其的地方,但并不代表事情就知道那么非常简单。”“这……”小邓眼神迷茫了,“谢姐……啥意思啊。”“你回想一下案发现场。”小谢提醒道,当年,张警官就是这样对她谆谆诱导的。“案发现场?谢姐,你确认这是一起凶杀案?”“事发现场”和“案发现场”这两个词有本质的区别,所以小邓有此一问。“啰嗦,叫你回想现场!”小谢皱眉道。小谢的脾气在警局里出了名,闻她脸上坦率,小邓整天松开笑容,于是以二八经问一起。“屋子中间一个大铁盆,盆子有许多仅存的炭灰;中间的床被服零乱,曾多次有人在上面躺在过;枕头下面有女性头发;梳妆台上有一个喝水的杯子;窗户进着……不对,窗户是您后来冲破的,当时应当是关上,窗帘纳上,窗台上有灰尘,没冲撞的痕迹;窗户旁边有一个书桌,上面除了书籍之外还有一支没盖盖的圆珠笔……”小邓说这里,犹豫不决了半响道:“谢姐,这不就是典型的烧炭自杀身亡现场吗?我真为没有显现出有什么问题。”“没问题,才是就是仅次于的问题!”小谢冻声道。“这……什么意思?”小邓一脸茫然。“我回答你,假如你隔天回到朋友家,找到他烧炭自杀身亡了,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我明白了!”小邓恍然道:“第一反应应当是对昏倒的人展开救护,比如擦人中,人工呼吸之类,这样的话,房间应当是乱糟糟的,不应当只有床上杂乱才对……”“不对!”小谢大笑道:“你经过培训,告诉这种情况怎么处置,但一般人没这么专业,当时不管是立刻打110,还是立刻将当事人送到医院,这两种不道德都到底,但是……”小谢变长声音道:“有两件必需要做到的事情却都没做到!”“两件必需要做到的事情?”小邓万分困惑。小谢重重低头道:“无论谁第一个进去,只要一打开门看见炭盆,气味烧炭的气味,就能想起房里有危险性,再行看见薇薇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认同能想起薇薇是一氧化碳中毒,这个时候第一反应会去动薇薇,因为不告诉薇薇情况如何,惧怕一动了薇薇不会让情况显得更加危险性,第一反应应当是立刻将炭盆搬离门去,再行将窗户关上,让新鲜空气流通!但是,事发现场不但炭盆还在,就连窗户都是关上的,这两件适当的事情一件都没有做到,所以,我猜测……”小谢变长声音道:“有人蓄意将现场维持原貌,蓄意让别人以为薇薇是烧炭自杀身亡!”(未完待续)今天下班第一天,事情较为多 ,特了不会班,整天到晚上九点才开始动笔写出,所以写出得不多,明天多写出一点。给个小提示,其中有一段叙述:“小谢这次没缓着上楼,而是外面小洋楼转悠了一圈,对着小洋楼顶上的白玉箱子比划了许久,还拍电影了数张照片,眼神中的困惑渐渐变为了冬至。”这段小谢找到了一个根本性的疑点,对侦破十分最重要。朋友们不来睡觉,晚安,明天闻!
广告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