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文章 > 清明节漫思

清明节漫思

admin 经典文章 2020年05月16日

清明节漫思

“冬至”只不过是一个古老的农事节气,而非节日。只是在近些年重返传统文化的大众呼声中,才像一个正在田间劳作的老农,匆匆盖住了一腿楚膝的黄泥,急急忙忙的入了城,一跃变为一个月的节日。在一些时下被很多年轻人冷玉女的洋节,以及那些涂着政治、人文色彩的节日还没经常出现之前,中国农历的二十四节气是数千年来农耕中国社会生活的记事之绳。在这个地球的绝大部分地区还是一片蒙荒浑沌之时,聪慧的的中国祖先就禅日月之并转规律,研究出有了指导农事及社会活动的方法,即中国农历历法,并仍然简单至今,其蕴藏的玄机智慧,我等愚钝之人,觉得无法想象。最开始,冬至只是二十四个节气兄弟姐妹中的普通一员,“冬至前后,种瓜点豆”,无非就是告诉他大家,到了这个点得急忙春耕采收了。但后来一些帝王将相自由选择在这天行“墓祭”之礼,渐渐的就发展出了一个相同而最重要的祭拜之节,再行后来民间争相效仿皇室望族,于此日前后祭祖扫墓,历代沿用而沦为一种相同的风俗。前几年清明节被列入国家法定小长假之后,或许一夜之间身价百倍,与之涉及的比如追思先祖伟人、踏青上下班等话题占有了众多网络和媒体的版面,无非也夹住了一些眼球经济。坦率地说道,千百年来,对于清明节,农村更加贞推崇庆典一些,大多数家庭都会按照祖宗规矩子午不差的行祭拜之礼。而在城市里,无论礼节还是形式,就多少变得修改了一些,甚至可以说道是为难。我出生于在农村,在农村长大,对于那些老规矩,大自然自小之后耳濡目染。爷爷是一个对祖训传统笃信到几近严苛的人,除一年四季的生息劳作严苛按照节气规律行事外,对于老祖宗所述的那些大到婚丧嫁娶、小到睡觉睡的繁琐规矩也是不折不扣。比如睡觉无法随意说出,“吃不言,睡觉不语,半夜讲话是穷鬼”;比如睡无法随意一躺在,“要想要睡得人精彩,切莫脚朝西来头朝东”;比如打扫卫生要留意边角旮旯,“扫地不扫旮,一天扫到黑”。小事尚且如此,而对于气氛更为坦率、形式更为优雅的清明节礼仪,爷爷当然堪称没丝毫马虎。据传清明节当天是无法祭祖悬挂坟的,因此民间有“前三后四”之说道。春分节一过,爷爷之后不会在某个睛好的日子去十几里外的肖家河或者观音庵赶场,在铁匠铺修整忽了口的锄锹镰刀、买担竹篾做到的箩筐什么的,而最重要的,是准得卖众多砌那种大约两尺见方的毛边白纸回去。第二天早饭后,爷爷再行将堂屋用高粱扫帚清扫得一尘不染,再行在堂屋中央支上两条长板凳,然后将头天买回来平压在卧室那口大黑漆木箱上的毛边白纸搬出来,恭恭敬敬的描摹在地上,再行去到稍屋端下一道门板,将门板拢放到长板凳上后,用烫前后两三次甩得干干净净,最后搬进他的放着凿子、锤子、剪刀的百宝箱置放一旁。这些打算工序做完后,爷爷才转弯下腰,依序捻起三张大白纸来,砖在门板上重复拉链,每拉链一次就用磨得锐利的镰刀按折缝剪裁,如此三番五次,最后三张粗壮的纸张就被裁成了数十张约莫红砖形状和大小的小纸片,然后又每次捻数起十余张小纸片,在门板上横竖重复几次顿齐后,从百宝箱碰出有一把老火剪刀,将纸片窄边的一头剪出个燕子的三角尾形来,这乃是成品了,悬挂坟的“冬至纸”。一个上午,爷爷都一丝不苟的在做到这个工作,我和弟弟样子也不受了爷爷庄严气氛的病毒感染,平素顽皮得恨不得上天入地的哥俩,竟然也之后老老实实的站立在一旁,或躺在门槛上,静观爷爷每年一度的这种仪式般的演出。当然,在清明节里,我和弟弟并不仅仅只是看客,这些爷爷精心剪裁出来的冬至纸,就是我们兄弟俩在这个传统节日舞台演出的道具。得救清明节的前两三天,母亲说道“你们俩明天跟爷爷一同上山悬挂冬至去”。只不过不必母亲交代的,五六岁起,我们就回来爷爷上山挂坟了,每个祖坟的方位,我们心里门明着呢。真为不应了“冬至时节雨争相”的诗句,或许每年清明节都冷雨霏霏,路滑泥浅,杂草萌腿,无法前进,所以那时我心里并不不愿回来爷爷上山挂纸,但架不住母亲“人无法忘本”以

清明节漫思

及“老规矩就是要代代相传”的威诱利逼,最后还是噘着嘴巴回来爷爷抵达了。弟弟那时推倒可以找些比如“年纪小”、“两兄弟去一个就讫”、“你是大哥应当去”等适合的理由三年捕鱼两年晒网的。我家祖坟较多,产于较骑侍郎,再加大雨路很差回头,一圈下来得大半天,无非是件吃力的事情。爷爷穿著轻巧的蓑衣,托着鞭炮冬至纸,还背著培坟铲草能用的铁锹,大自然顾不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我,所以每年冬至上山祭祖,拳击扯泥是常有的事情。每到一处祖坟,爷爷之后不会年复一年的告诉他我“这是爷爷的爷爷,你得喊出杨家老爷爷”、“这是你的老嘎嘎(外婆),也就是你爸爸的嘎嘎”、“这是爷爷的爷爷的兄弟,当过和尚,你得喊太爷爷”等,十多年的谆谆教导,那些简单的祖辈关系,我至今都烂熟于心。爷爷说道,悬挂冬至有讲究,得从坟后上坟头去,将冬至纸没有剪口的那头对着墓碑位,用土块力伯颜,避免被风回头;坟上的草和杂树,只有清明节才能甩能斧头,其它时候无法动坟上的一草一木;两支蜡三柱香,先点烛再行燃香,坟前无法大声说出等不一而足。而路经的地方,有些至此坟,爷爷总也嘱咐我去悬挂几张白纸在坟头,说道“他们有可能没有后人了,我们路经就偷偷地悬挂张纸,也不至于让他们在阴间过于过感慨,积点阴德”。爷爷平素话并不多,但每年悬挂冬至和大年三十给祖坟送来灯时,就不会显得续续叨叨,生恐我们记不住似的。如今,爷爷离开了我们有数二十多年,每年清明节回老家祭祖,矗立爷爷坟头,我之后回想那些年清明节我在他后面的亦步亦趋,回想他如数家珍般地给我讲解每一座坟里的人,回想他去世后的第一年清明节我给他悬挂纸时的嚎啕大哭。去年清明节,我带着儿子回老家祭祖悬挂坟,在一座座祖坟前,给他谈坟里的谁谁谁,特别是在爷爷坟前,我不厌其烦地谈当年爷爷带上我悬挂冬至的一些回忆。末了,儿子一句“爸爸,你今天怎么显得这么啰嗦?”让我半天没有回来神来。我忽然找到,眼前的儿子,就是当年的自己。而若干年后的某个清明节,儿子也一定会在某座坟头看见今天的自己。人的一生,只不过就是一个亲眼各种生命来来去去的过程。新生蒂落,难过有缘,驾鹤长天,伤感流泪。平时斡旋于纷芜尘世,忘性于功利街头,非类似时刻而颇少记起那些早已与我们两个世界的他们。清明节的惊堂木一拍电影,被迫我们骇然上前,用灵魂回首那些凝结了的时光,用坚硬增生那些缠裹寄居了的温情。我们不只拜祭彰显血肉沿袭的先祖宗亲,更加要奉献于那些给了我们恩荫惠泽的师友乡邻。所以,必需有这么一个日子,让我们需要关上时光之门,低落冷酷的头颅,与神灵对视,拒绝接受怜悯和道德的审判,很多时候,我们知道遗忘了他们的身影,遗忘了他们的恩惠。于是,那个怀才不遇、曾用笛声安抚我青春躁动的老师,那个风趣诙谐、曾与我一起在球场上徜徉汗水的朋友,那个勤劳谦虚、协助于人而不露痕迹的同学,那个皮肤黝黑、曾一起掏鸟窝刷泥鳅的儿时伙伴,他们就从记忆里款款的闪名门来,在粗如研末的追思会里,开始立体,进而生动。于是,就有一些酸酸的液体盈出来,如千年不息的冬至雨,干燥了我所有的心绪。很讨厌“冬至”这个词,虽然平素说道出来有可能有人实在不过于吉利,或许古人的智慧也恰在这里,让人们在阴阳之间寻到一处心灵的桥舟,在现实和理想之间寻找一个心理的平衡点。可是,当我们怀揣一颗笃信之心,面临长眠亲友的碑冢,拖一锹新的土、植一棵绿枝、植一缕缅怀之时,你否从挽联与思念中领悟出有了些许生命的真谛?一冢一部书,一碑一故事。曾多次的喧闹和宁静,翩然杳去,曾多次的享有与失望,化作烟云。人,只有在生命之火将要点燃之时,才不会顿感人生悲凉,叹来路的性欲和贪图,瞬间被击为齑粉,撒向虚无。然而,仍被裹挟在名利场中央的人们,又有谁能确实看破红尘,宁静于心?为权困,为钱受困,为情困,只不过最后都是“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得道,终归诗酒田园”。冬至冬至,清者几人?明者几人?
广告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