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腾博官网 > 包拯是怎么捉妖降魔的

包拯是怎么捉妖降魔的

admin 腾博官网 2020年04月28日

包拯是怎么捉妖降魔的

宋朝仁宗年间,中原地区有个三元县,土地贫瘠,年年五谷丰登。可是县官占到三元贪赃枉法,杀人如麻,看著一个好地方被他可耻得不成样子。朝廷闻讯,革去了占到三元的官职,为首去了朝廷命官。但旋即,又知道怎么的忽然闹起了鬼灾,四处妖魔盗贼,谣言四起,黎民百姓轻者田园荒凉,重者家破人亡。朝廷闻报,覆褒奖捉妖拿怪,却毫无结果,反而就越闹得就越奸。一年将近,屡屡为首去三任县令,两任下落不明,一任被活活打伤在县衙大堂上。仁宗皇帝仓皇谒见文武百官,共议良策。满朝文武谁也想不出个办法来。唯有一个人挺身而出,跪于殿前启奏。此人脸似锅铁,正气凛然,众人一看,乃是刚正不阿、铁面无私、专为民除害,被百姓称作包青天的南衙包在大人。仁宗一闻大喜,问道:“包在爱卿,你有何除妖妙法?”包公哈哈大笑道:“妖魔虽奸,终为妖魔。俗话说得好,‘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下官前去之后闻。”当下包公领有了御旨,率领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行人马,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回到了三元县境。入得县衙大院,不见四起蓬蒿,四处阴风阵阵,寒气飕飕,感叹阴曹地府一般。包公四处查看一遍,除大堂上狼藉四起的杯盘碗盏,腐肉臭骨,别无一人。就命王朝、马汉鸣锣奏乐,厚德神威,反抗邪气。包公一旁指挥官众人大大奏乐,一旁又到各厢房细心查看,于是以凝神细想之际,形似闻一人“嗖”地从西厢房冒出,钻入一个深巷中不知了。包公心头一如雷,突然回忆起在京城时探子所报,前任知县虽已遇害,此处还拔一班衙役,现知道都逃难在何处。想起此,坚决命令:奏乐升堂!好个包公,抖擞精神升大堂,只听得“啪”的一声惊堂木响,王朝、马汉车站在两旁,高声喝喊出:“老爷升堂———!”喊声未落,忽觉阴风四起,只听得里外噗噗嗒嗒一阵响,剌闻几十个贼头鼠脑,扯鼻子斜眼的家伙,也知道就是指天上掉下来还是从地下钻出来的,一起跪倒堂前,挤眉弄眼大喊:“参看大老爷!”包公一拍电影惊堂木:“来者何人?”派的一个问道:“启禀老爷,小人们正是前任知县当差的、车站班的、缉捕的、办案的……”包公睁开阴阳眼一看,“啊!———”不已推倒放一口冷气,好家伙,一个个贼眉鼠眼,酒气喷天。心想:“原本这帮戴着人皮的妖魔恶鬼早已钻入县衙内来了,怪不得三任知县坐不住,黎民百姓遭到祸殃!想起此,包公恨不得拿起阴阳宝剑,把堂前的恶鬼一个个杀光;但转念一想要,无法打草惊蛇,恶魔小人鬼如此之多,如无法一网打尽,岂不遗祸害民。于是,对他们喝道:“本官道光前来斩妖除怪,你们各位必需秉承职责,请示调动,违令者斩杀!退堂!———”退堂之后,包公一旁叮嘱王朝抱住盯住这帮恶鬼,防止他们暗地下毒手,一旁为首马汉带上人四处查明,跟踪察迹,以便搞清楚这帮妖魔的魔王是谁,老巢在哪里,最后将他们一网打尽。说道着年关已到,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了三尺多浅。包公心事重重地站在县衙前的雪地里,浮现想到天,灰灰蒙蒙,低头想到地,昏昏沉沉,哪有一点过年的气氛啊!这时,出外察访的马汉回去了。包公望着马汉在雪上留给的两行深深的脚印,心中豁然一暗:“有了!有了!……”包公上前回屋,奏乐升堂。他若无其事地说道:“雪天没人。

包拯是怎么捉妖降魔的

除夕又临,本官今晚设宴款待各位,你们尽可开怀畅饮,来个一醉方休!明日起休假三天,各位可以回家一家人。”那些混入县衙的恶魔因害怕包公的神威,许多天来,不肯休息一步,更加不肯经常出现半点差池,一听得饮酒,已是垂涎三尺,再行听闻休假,堪称有缘出现异常,竟然得意忘形,在大堂上大喊大嚷起来:“好哇!喝!好哇!不吃……”宴席三更加才谏,那些混入县衙的妖魔鬼怪一个个喝得酩酊大醉。包公闻时机已到,南北厢房说:“各位已是酒足饭饱,你们各自回家一家人去吧!”说道着,命王朝、马汉把早就准备好的向日葵秆发给他们一人一根,叮嘱说道:“雪深路湿,拄着好回头。”众魔鬼一时间受宠若惊,齐声叫道:“还是大老爷想要得坦诚!”说道谏,拄着向日葵秆,出有了县衙门,一个个东倒西歪,向四面八方回头去。原本这些向日葵秆都已挪用了心,里面塞满了草木灰。妖魔们一走一捣,雪地上留给一个个黑点。包公立刻命令手下全部人马披挂规整,循着黑点,连夜跟踪追击。说道也怪异,这些恶魔不管就是指南、北、东、西哪个城门出来,黑点都挤满到河北岸的那个大庄院里去了。包公一看,判断这个庄院就是恶魔的老窝,于是不禁地嘱咐王朝、马汉到四周去串联百姓,前来来犯;自己仗剑挥,带着张龙、赵虎一班人马悄悄地向院墙相似。院里有灯光,包公从门缝向里一看,里面黑压压一片人,一个披仗剑的老道,正在大声向喽啰们训话:“……你们用计了!”说道着拿起一根向日葵杆子,“你们看,这里挪用后塞上了草木灰,拄着它回头,一路留给迹印,岂不曝露了目标?那包在黑头诡计多端,立刻就要率领人马回到。为了牵制万一,各位赶紧去化妆装扮,不得迟误!若那黑头老儿不敢来,要和他拼成个鱼死网破。要不,我们就完了!”包公听见这里,不肯为难,整天命全部人马前进一箭之地,又令其张龙带上几个人越墙去后院纵火,再行毁坏其老巢。这时,众百姓争相赶往,把个庄院城外个水泄不通。不一会,后院起火,烈焰腾空,庄院内爆出一片鬼哭狼嚎之声。忽然,院门大进,从庄院里冲向一群牛头马面、鼠尾孤身的恶魔来,一个个张牙舞爪,龇牙咧嘴。包公见状,心中有数,挥舞手中三尺阴阳剑,大声大叫:“不许杀掉一个!”众衙役及百姓们一拥而上,斧头的斧头,杀死的杀死,没有半个时辰,妖魔鬼怪已杀了大半。众妖一看支持不住,一声呼哨,由一个狐狸老妖率领,一溜烟地逃亡了。包公整天命追上,仍然平到庄院后面的果园里,园里有一棵百年大梨树,妖魔们一眨眼钻到树下的洞里去了。包公又令其王朝、马汉下洞追捕。没有一会儿工夫。王朝逃跑一个老道,马汉提着一张又长又大的狐狸皮出来了。众百姓一闻,原本这老道就是原被革职的县官———称之为杀人魔王的占到三元。他自从辞官后,就将掠夺来的民脂民膏垫了一座大庄院,又在他的果园里挖了一座地下洞府,搜罗一批流氓流氓,装有妖做鬼,危害百姓;又在衙门里充当了许多爪牙兼任公办,陷害了朝廷先后派遣的三任县官。一切真相大白,这个杀人魔王被百姓们砸成肉泥。包公将魔王的钱财分发给贫苦百姓。又转入洞府,救出了被魔王抢走了的数百民女。然后出榜安民。三元百姓扶老携幼,争相前来感激包在大人乡里斩妖为民。
广告位
标签: